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小心被罚!

2019-10-11 点击:1319

  人民政协报2019.9.17我要分享

  “中秋小长假,我带孩子回温州老家了。在这里我教给孩子,如何在人群中辨认企业家。”月满人团圆,北京某财险公司负责人在接受人民政协报记者采访时,说起了一个有趣的话题。

  从人堆儿里分辨企业老板,关键看什么?

  “刚回来那天孩子们很兴奋,我们玩到很晚才回酒店。酒店大堂里坐着两拨人,都在热火朝天地说着事。我告诉我的孩子,他们是企业家无疑,因为他们一睁眼就要为员工负责,要支付房租水电,所以他们没有假期,也必须不分昼夜地谈生意。”在这位负责人看来,温州商人爱拼敢拼,但只要是搞企业的,都逃不过“苦拼”二字。

  金融棋活,满盘皆活。对于企业家而言,这句话既是方法论,更是结论。但如果明明可以有足够的流动资金应对生意需求,这些钱却由于某些不能说的原因,被上游企业压着不给,中小企业的资金链,就显得格外脆弱了。这也是经济界全国政协委员在调研路上,常常遇到的问题。“活水”被压,企业只能靠更贵的“过桥资金”过关,长此以往,恶性循环。

  不过,这次这个事真有人管了——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日前对外发布《及时支付中小企业款项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通读上述《意见稿》,可知其目的是维护中小企业合法权益,事实上也是在经济发展压力增大背景下,夯实中小企业的生命链条。

  《意见稿》共34条,规定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和大型企业应当在30日内付款;合同另有约定的,付款期限最长不得超过60日。合同约定将检验或者验收作为付款条件的,上述期限最长可以延长30日。

  《意见稿》同时提出,大型企业滥用市场优势地位强迫中小企业接受不合理的付款期限或者迟延支付中小企业款项的,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责令改正,并处1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

  在受理投诉机构方面,《意见稿》规定国务院负责中小企业促进工作综合管理的部门应当建立迟延支付中小企业款项投诉平台,受理中央管理的事业单位、国有大型企业迟延支付中小企业款项相关的投诉。省级地方人民政府应当确定专门机构,负责统一受理本行政区域内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和大型企业迟延支付中小企业款项相关的投诉,并公布联系方式。

  怕丢了订单,中小企业对账期往往讳莫如深

  “这个事,我感觉如果政府不出面,小企业很难跟大企业谈判,要求账期缩短。”全国政协委员、房天下董事长莫天全也是生意人,在他看来,《意见稿》是“及时雨”,且不说中小企业为中国经济贡献的税收和就业岗位,只说经济活力与创新力,中小企业都是其摇篮。

  “但在商业活动中,相比大型企业,中小企业属于弱势群体,国家相关部门出台办法,恰好可以支持它们完成正常的商业运行。就目前企业承压情况看,我建议《意见稿》尽快化为相关政策及配套细则,各地政府也应保障这样的政策落地。”莫天全有点着急。

  赖账不给不行,答应给了拖着也不行

  “我们过去一直强调,通过政府财税金融政策来支持中小企业发展,这个方面很重要。但从现在的实际情况看,我认为既要重视政府对中小企业的支持力度,也要更好地促进企业之间的、平等的市场关系。只要是参与交易的市场主体,就应该按照市场的游戏规则来经营。我想,这是《意见稿》传递给我们的第一个积极信号。”隔着16小时时差,正在美国阿拉斯加州首府朱诺出席主权财富基金国际论坛年会的全国政协委员、上海交通大学兼职教授、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总经理屠光绍谈及此话题,这样对人民政协报记者说。

  名义上,市场主体地位都是平等的。但在中小企业主看来,这种平等却可遇不可求。2018年A股上市公司年报反映,A股非金融业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共增加3965.55亿元,同比增长9%。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可以反映出企业的平均回款速度,而上述年报综合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非金融A股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中位数近72天,平均回款速度为近五年最低水平。

  “从产业链看,中小企业往往是为上游大企业做配套服务的,即便它们生产的不是下游产品,但在地位上,它们就处在下游。大企业更有经济实力,能够给中小企业带来订单,但它们也会拖欠甚至赖掉中小企业的账。经济形势承压时,这种赖账、拖账对中小企业而言,或是致命一击。因此我认为《意见稿》已经重视到这层关系,并且希望从根本上完善市场体制,保护中小企业的合法经营权利,给企业合理的资金安排预期。”屠光绍这样说。

  延伸解读,屠光绍认为,从《意见稿》中还可以读出几层意思:第一,这是市场经济信用体系进一步改善、完善的重要体现,欠钱就要还,信用体系是市场经济的基石和载体,市场经济越是发展,各市场主体之间必须有平等的信用关系,不能因为你是大企业就不讲信用,赖账不给不行,答应给了拖着也不行;第二,《意见稿》着重维护市场秩序,其中就有资金给付的秩序,资金对任何企业都非常重要,它是经济血脉,资金不能按时拨付,市场秩序就会混乱。

  大企业的经营情况也应引起重视

  “总的来说,政策出台得很好很及时,对于当前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将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在接受人民政协报记者采访时,对于《意见稿》,全国政协委员、西安艾尔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正国有两点思考。

  第一个是政策的执行问题。“核心大企业占据优势地位,数量少规模大,而中小企业数量多规模小,相比之下中小企业之间竞争更加激励。为了争取或保留订单,难免会有一些中小企业主动做出让步,或者采取其他隐蔽方式提供比竞争者更优惠的条件,这些问题是市场自发形成的。”显然,杨正国在担心政策落地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大企业的定义问题。在杨正国看来,大企业也不全是经营效益好,处处占尽先机。除了完全垄断企业,很多处于完全竞争市场的大企业也存在经营上的困难,现金流也不见得那么充沛,有些自保尚且困难。《意见稿》对这部分企业来说也提出了挑战。

  对此,杨正国有两个建议:一是加强行业商会建设,在大企业和中小企业的贸易中,行业商会要发挥更大的作用和话语权,比如建立行业准入规则、行业自律规则、行业交易平台等;二是对于大企业的付款责任,不要以单独的大小区分,而要结合大企业经营状态,给予企业一定的回旋空间,政府以指导监督为主,兼顾企业的实际情况,对于确有困难的大企业,也应允许他们与中小企业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根据市场规律,自行达成交易付款条件。

  编辑:魏芯蕊

  审核:周佳佳

  收藏举报投诉

  

  “中秋小长假,我带孩子回温州老家了。在这里我教给孩子,如何在人群中辨认企业家。”月满人团圆,北京某财险公司负责人在接受人民政协报记者采访时,说起了一个有趣的话题。

  从人堆儿里分辨企业老板,关键看什么?

  “刚回来那天孩子们很兴奋,我们玩到很晚才回酒店。酒店大堂里坐着两拨人,都在热火朝天地说着事。我告诉我的孩子,他们是企业家无疑,因为他们一睁眼就要为员工负责,要支付房租水电,所以他们没有假期,也必须不分昼夜地谈生意。”在这位负责人看来,温州商人爱拼敢拼,但只要是搞企业的,都逃不过“苦拼”二字。

  金融棋活,满盘皆活。对于企业家而言,这句话既是方法论,更是结论。但如果明明可以有足够的流动资金应对生意需求,这些钱却由于某些不能说的原因,被上游企业压着不给,中小企业的资金链,就显得格外脆弱了。这也是经济界全国政协委员在调研路上,常常遇到的问题。“活水”被压,企业只能靠更贵的“过桥资金”过关,长此以往,恶性循环。

  不过,这次这个事真有人管了——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日前对外发布《及时支付中小企业款项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通读上述《意见稿》,可知其目的是维护中小企业合法权益,事实上也是在经济发展压力增大背景下,夯实中小企业的生命链条。

  《意见稿》共34条,规定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和大型企业应当在30日内付款;合同另有约定的,付款期限最长不得超过60日。合同约定将检验或者验收作为付款条件的,上述期限最长可以延长30日。

  《意见稿》同时提出,大型企业滥用市场优势地位强迫中小企业接受不合理的付款期限或者迟延支付中小企业款项的,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责令改正,并处1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

  在受理投诉机构方面,《意见稿》规定国务院负责中小企业促进工作综合管理的部门应当建立迟延支付中小企业款项投诉平台,受理中央管理的事业单位、国有大型企业迟延支付中小企业款项相关的投诉。省级地方人民政府应当确定专门机构,负责统一受理本行政区域内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和大型企业迟延支付中小企业款项相关的投诉,并公布联系方式。

  怕丢了订单,中小企业对账期往往讳莫如深

  “这个事,我感觉如果政府不出面,小企业很难跟大企业谈判,要求账期缩短。”全国政协委员、房天下董事长莫天全也是生意人,在他看来,《意见稿》是“及时雨”,且不说中小企业为中国经济贡献的税收和就业岗位,只说经济活力与创新力,中小企业都是其摇篮。

  “但在商业活动中,相比大型企业,中小企业属于弱势群体,国家相关部门出台办法,恰好可以支持它们完成正常的商业运行。就目前企业承压情况看,我建议《意见稿》尽快化为相关政策及配套细则,各地政府也应保障这样的政策落地。”莫天全有点着急。

  赖账不给不行,答应给了拖着也不行

  “我们过去一直强调,通过政府财税金融政策来支持中小企业发展,这个方面很重要。但从现在的实际情况看,我认为既要重视政府对中小企业的支持力度,也要更好地促进企业之间的、平等的市场关系。只要是参与交易的市场主体,就应该按照市场的游戏规则来经营。我想,这是《意见稿》传递给我们的第一个积极信号。”隔着16小时时差,正在美国阿拉斯加州首府朱诺出席主权财富基金国际论坛年会的全国政协委员、上海交通大学兼职教授、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总经理屠光绍谈及此话题,这样对人民政协报记者说。

  名义上,市场主体地位都是平等的。但在中小企业主看来,这种平等却可遇不可求。2018年A股上市公司年报反映,A股非金融业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共增加3965.55亿元,同比增长9%。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可以反映出企业的平均回款速度,而上述年报综合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非金融A股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中位数近72天,平均回款速度为近五年最低水平。

  “从产业链看,中小企业往往是为上游大企业做配套服务的,即便它们生产的不是下游产品,但在地位上,它们就处在下游。大企业更有经济实力,能够给中小企业带来订单,但它们也会拖欠甚至赖掉中小企业的账。经济形势承压时,这种赖账、拖账对中小企业而言,或是致命一击。因此我认为《意见稿》已经重视到这层关系,并且希望从根本上完善市场体制,保护中小企业的合法经营权利,给企业合理的资金安排预期。”屠光绍这样说。

  延伸解读,屠光绍认为,从《意见稿》中还可以读出几层意思:第一,这是市场经济信用体系进一步改善、完善的重要体现,欠钱就要还,信用体系是市场经济的基石和载体,市场经济越是发展,各市场主体之间必须有平等的信用关系,不能因为你是大企业就不讲信用,赖账不给不行,答应给了拖着也不行;第二,《意见稿》着重维护市场秩序,其中就有资金给付的秩序,资金对任何企业都非常重要,它是经济血脉,资金不能按时拨付,市场秩序就会混乱。

  大企业的经营情况也应引起重视

  “总的来说,政策出台得很好很及时,对于当前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将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在接受人民政协报记者采访时,对于《意见稿》,全国政协委员、西安艾尔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正国有两点思考。

  第一个是政策的执行问题。“核心大企业占据优势地位,数量少规模大,而中小企业数量多规模小,相比之下中小企业之间竞争更加激励。为了争取或保留订单,难免会有一些中小企业主动做出让步,或者采取其他隐蔽方式提供比竞争者更优惠的条件,这些问题是市场自发形成的。”显然,杨正国在担心政策落地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大企业的定义问题。在杨正国看来,大企业也不全是经营效益好,处处占尽先机。除了完全垄断企业,很多处于完全竞争市场的大企业也存在经营上的困难,现金流也不见得那么充沛,有些自保尚且困难。《意见稿》对这部分企业来说也提出了挑战。

  对此,杨正国有两个建议:一是加强行业商会建设,在大企业和中小企业的贸易中,行业商会要发挥更大的作用和话语权,比如建立行业准入规则、行业自律规则、行业交易平台等;二是对于大企业的付款责任,不要以单独的大小区分,而要结合大企业经营状态,给予企业一定的回旋空间,政府以指导监督为主,兼顾企业的实际情况,对于确有困难的大企业,也应允许他们与中小企业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根据市场规律,自行达成交易付款条件。

  编辑:魏芯蕊

  审核:周佳佳

曲江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csbjpower.com 技术支持:曲江门户网 | 网站地图